杏羽藝術總監 徐玟玲
造形 • 色彩 • 像不像

 一般人畫畫,不論是面對眼前動人的實景,或是靈光乍現的想像,凡想透過心和手來用圖像再現出造形時,「麻煩」就來了:造形的、顏色的和構圖的…,這些較多是理性考量的問題;感性流露方面,則會有感覺的、寓意的、氣氛的和風格的…等等挑戰。

 至於幼兒的畫畫,更需要配合未完全發展的身心與手眼協調性。於是,關於孩子畫畫造形「像不像」的議題,家長總是談論不休,又很難得到標準答案。甚至於,連稍大些的孩童也有「像不像」的意識形態。例如有人問插畫家幾米:「你會教女兒畫圖嗎?」幾米回答:「從來沒有。原因之一是,她根本不理我,而且覺得我畫不好,還嘲笑我畫的人,眼睛都只有一個小黑點,沒有眼白,很奇怪。」原來,幾米畫得不很像的圖畫,也會讓小孩質疑。

 事實上,造形的表現,涵蓋了人們看得見與看不見的所有表現,幾米細細琢磨的畫,需要有人慢慢品味;而孩子的作品,即使是一下子就誕生了,其中的火花,也像所有從事創作的大人一樣,期待有人細細品味。

 顏色的「像不像」,也是一個具有爭議的話題。曾經有一位媽媽問我,她四歲的兒子每次作業著色一律用綠色,詢問他原因,孩子總是說綠色代表他心情好,但媽媽卻感覺孩子的答覆是在敷衍她,而且擔心這樣會讓老師留下不好的印象。其實,若站在「創作是主觀表達」的角度,孩子的回答,沒有對錯;若是站在創作具有客觀學習的角度,我們除了一方面要尊重孩子的感覺,一方面可去了解他的態度,真的是孩子在敷衍嗎?或是孩子不喜歡這項作業?還是有其他執著使用綠色的原因?或是色彩對孩子而言,不如線條造形來得有意義?有很多孩子會用線條畫出自己內心裡覺得最寶貝的形象,而不在乎迎合大人想看到完美著色的期待。

 最重要的是,對於發展中的孩子,色彩的使用是一種主動選擇的表現,大人可以開放性的提供客觀資源,例如引導觀察自然景物、人工製品、繪本及藝術家作品所用的色彩,也可分享家人對色彩的感受等等。總之,生活中有許多可以感知色彩的活動,累積之後可以用來表現的「籌碼」;不宜為了顧慮老師的標準,而用強迫的態度指示孩子改變用色。

 總之,造形和色彩,在生活中比比皆是,我們隨時能用數位相機拍下來,甚至於能藉此投射心情和鏡映真善美,為什麼還要孩子動手畫出來?那是因為「人」的內在作用,透過手感,能創造或轉變造形和色彩,當人和畫畫合而為一嬉戲的時候,除了投射和鏡映,生命內在轉化的表現啟動,被自己感知也被他人認識;畫畫的形象與現實中的視覺物,可能會像也可能不像,都會因人因狀態而異。所以,還是不必太過執著於計較或衡鑑一個孩子畫得「像不像」了!

 

 

 

 

 

徐玟玲
學歷: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藝術學博士
   台北市立教育大學藝術治療碩士
  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設計碩士
現任: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
   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兼任助理教授
   杏羽藝術事業有限公司負責人
   杏羽室內設計工作室負責人
   杏羽兒童美術中心負責人

圖 / 林培軒小朋友